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说/故事]

我们终究无法渡过孤独这条河流

sunbingddd 发表于 2017-2-14 08:55 |查看: 34376|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终究无法渡过孤独这条河流,我想它是永无止境的流淌,超越时间与空间的一切界限,它只是静默的驶过,驶过孤岛的荒芜,而这其中的我们无非就是几棵系在石头上的稻草,沉了底,这里,有鱼游弋,有鱼腐烂…
就像山间的樵夫遇见了渡河的行者,丢了满捆的柴火棒,所有空欢喜的相遇大抵如此吧!原本一颗正常频率跳动的心脏,有时候,像是缺失了什么。有时候,又像是充满着什么!有时候苍白的天空变的蔚蓝。有时候蔚蓝的天渐变得灰色。只是那江面的行者渡着船,江面的涟漪泛了一圈又一圈,从此樵夫的心湖再也无法平静,因为,那里啊!全是关乎行者的波澜:我扔掉了我的柴火,丢掉了我的斧头,除了一泊有你船浆的心湖我一无所有。就算这路有荆棘,就算我是赤着脚,就算流尽了我心脉的血液,又如何呢?只要最后是你,便好…
谁说现在是冬天呢?当你站在我身旁时,我感到百花齐放,鸟唱蝉鸣。十一月的城被雪覆了三分白,行人一不小心就被风雪染白了发,风吹凉雪花像冰凌一样刺痛着肌肤,我和童话里的小女孩一样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梦境,梦里的国度:依然雪纷纷,只是雪飘的轻盈,舞的温柔,不一会儿就开出漫山花儿来。你站在古老的楼阁里赏着春色,我站在桥边望向古老的楼阁记忆斑驳,当你走过,融化了北国三分雪,迎来了南国红豆生!你可否知晓,我的国度里,你与一支枯枝擦肩,鸟儿都会鸣唱一丝新的绿意!
任由一泓月辉静静地泻入我的梦里,也任由广寒的桂叶飘入我的杯子,你说月宫很静,静的能够听到尘埃漂浮的声音,你说广寒很清,时间仿佛是定格的,对他的思念却永无止境。你说凡人聆听着月色就是聆听孤独,可你永远无法聆听月色,只任由一圈圈冷色的光晕侵蚀着内心寂寞的墙围,无力的被吞噬!我强迫自己从梦中醒来,不知是冷汗还是热泪湿了枕衾,痛饮那杯桂花茶,像是有什么东西卡阿住了喉咙,呛的我咽不下也吐不出!是五味杂陈吗?我深知孤独,我却没什么办法去救赎一克孤独的灵魂,于是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每颗心都是孤独的诗行。或许有一天会有另一个孤独体来破译你的北或喜…在那之前你的心可能会被掏出来,放进榨汁机里,鲜红的液体迸溅到你的脸上,溅到你的骨子里去…所以,你要等!
我们终究无法渡过孤独这条河流,除非有一天它干涸了,但我坚信它是永无止境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