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散文]

云中谁寄锦书来

小院静思 发表于 2017-2-14 08:57 |查看: 35498|回复: 1|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荐:心底的波动,心底的寂寥,一路抓着星月菩提串不停的来回摩挲。此刻,站在这里,心终于归于平静,难得的一份干净纯粹。
“垂玲相触化思愁,春风为绳鹊为媒。红丝密缀系风铃,风吹玉振赠佳人”。
佳人相期,赠与岁月,莫如一串风铃,可以挂在窗前,书房或卧室。风来,一阵清脆曼妙,委婉宁静。
穿越千古幽幽华年,霜落,留得下的还是那青冢,沧海桑田,幻化成一缕青烟,飘散在浩瀚宇宙。那一排排常青的松柏,任凭风雨,矗立孤傲,仰望着远方。远山近川,竟也荒芜,竟也枯萎,在流沙中沉沦,在时光中静默。消瘦、清冷、孤寂和落寞。
周礼、秦制、汉风、唐韵。
几度轮回,几载变迁。所谓的天荒地老,所谓的执子之手,原来不过是黄粱一梦。海誓山盟的相识,海枯石烂的誓言,都被黄沙掩埋,被流光湮灭。原来那前世今生的夙愿,那彼岸相守的凝望,只终化为那句‘云中谁寄锦书来’的浩叹。万古不变,千年回荡。所谓的期盼,所谓的等待,只为抬头的空茫,那空茫中的一份回应而已。
站在梁山之侧,一览一代女皇武则天香消玉殒葬身之地,可观一代帝王李治赢得生前身后名静卧之所。宽阔的司马道绵延,亘古千载。生前所追逐和牵挂以及骄傲的东西,死后,其实终也化成黄土一抔,青冢一处。可供后人瞻仰的,是那雄心背后的脆弱和无助。为天下人,似乎就总也顾不了家人,自古被人人称颂的帝王,站在人类历史的制高点,最终也是被亲人所猜忌和背叛的那几个。
温暖,来自的是陌生人和自己内心的强大欲望以及支撑着走到最后的那唯一的一点点勇气。女子,是否需要足够强大,强大到站得越高,看得越远的时候,身边所剩风景美好,却可以聊天,可以知心的人了了。男子,是否可以软弱,脆弱的活一回,在责任和爱面前,担当和卑微,是可以选择的。
争强好胜的某个谁,不是原本该如此,只是上天给了她一份聪慧,却也同时给了她一份担当。若李治是唐太宗,若武则天最后相伴一生的男人是李世民,她,也许就是似长孙皇后的一代美娇娘,作为女子被世人要求的典范,千古流芳。可惜,没有如果。她要面对和承担的是那份赤裸裸的选择,那沉重的坚持。因为选择了,因为坚持着,便越走越远。
很多时候,她在心底,不认为自己是女子。还是佛家和儒家道德伦理盛行的唐代,她应该认为自己是个妻子,然后是母亲。再走远,便背负起了解救天下苍生的包袱,一背起来,所有权衡和利弊,再不局限于小家,再不局限于夫妻,再不局限于母子了。
唐高宗作为一代帝王,只是因为爱,因为累了吧。娶妻如此,彪悍委婉,是否也曾痴迷,也曾安心。那个被母亲宠着,早早离了母亲的孩子,是不是在心底最深处,是深深的恋母情节,找一个似母亲般可以保护和温婉的女子,是否也是夙愿。那份可以给予的温暖,那份深夜孤寂的拥抱,那可以在刀光剑影中保护着自己的臂弯,是不是也是他甘愿的。
其实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知道女子要好命,自己应该是坚韧的,却不能太过坚强。试着去依靠的时候,那个肩膀,可以依赖么?
女子无才便是德,也曾婉叹,若生在古代,是否也可以平平淡淡一生,守着夫家,清减岁月,任春去秋来,任花开花落,留一地荒芜,留一声叹息,此生便是完结,便没有遗憾了。
不知是否有那遥挂窗前的风铃,在每一个高宗不曾到来的夜晚,夜夜落泪。是否在高宗离世之后,每每风铃响起,便是对死去亲人的思念。痴痴的等待,落泪,遗憾,微笑:“云中谁寄锦书来”!
坐落在骊山的温泉,曼妙的舞姿,芙蓉出浴的清新。还是来了,静默的站在李隆基为杨玉环专门打造的浴池旁,看着海棠花的绽放,闭上眼,仿佛汩汩温泉水正在穿过这里。笑颜如花,肌肤胜雪的玉环,正在期待心上人的召唤。一首霓裳羽衣曲,诉不尽绵绵相思;一支以霓裳羽衣曲编排的舞蹈,婉转的只是对你绵绵情意的延续。
不曾想,马嵬驿的一尺白绫,从此思魂归何方?长生殿的誓言还在:‘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当时以为‘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磐石无转移,蒲苇纫如丝’,恍惚间已是阴阳两地,天人永隔。
玉环死去的时候,必也挣扎,或许更多是心甘情愿。把自己当作心尖来爱的人,怎忍心他左右为难,怎么舍得他老泪纵横。
只是死去了,只怕从此最苦的还是留下来的人,死去的人再无牵挂,魂归梦里,伤心的还是那片孤枕。
那夜夜挂在窗前的风铃,那不曾关闭的轩窗,那薄如蝉翼的清辉,那冰凉彻骨的寒夜。可曾,可曾带来远方人的思绪,可曾寄得锦书于我,可否带去我的想念,可否带去我的问候。
禅心,佛缘,缘起缘灭,都只在一念之间。
佛语有云:拿起、放下。
站在法门寺大门口,庄严肃穆,朵朵绽放在生命中的莲花,给予我们的只是一份平和安宁。瞻仰和参观的,其实都是我们自己,众生相,就是自己的相。众菩提愿,映照的,还是芸芸众生。
一路上,不断的在抚摸挂在脖颈间的星月菩提子。道家有云:未知生,焉知死。可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还是渴望突破生命的重重障碍,了解生命本真的原相。一路上上山下地,穿越在历史的长河中,那累累沧桑岁月,在短短的几天凝聚散去。秦始皇的陵阙,汉代帝王的墓穴,高宗李治的葬身处,一点点走过去,在阴暗、封闭的地下十几米处,心底有一份怯懦。可是却忍不住还是想一个人去感受,去面对。又一次,对生和死的领悟,得到了,便是一种跨越。在需索的同时,必有一份付出,必要有代价。若不曾放下,不曾舍弃,又怎么会有得到,会有收获。
心底的波动,心底的寂寥,一路抓着星月菩提串不停的来回摩挲。此刻,站在这里,心终于归于平静,难得的一份干净纯粹。
双手合什,朝着佛祖一拜,只为感激这一刻的缘分,也为着心底的那一份安然。我以为睡去必要噩梦连连,只怕也似前几天睡不好,不曾想,醒来已是清晨,虽然梦里还有他,但已很是平和。几多争执,竟也不再面目狰狞。
2016-12-10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huachunli 发表于 2017-2-17 00:03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多分享一些这样的有价值的帖子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