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文学芳草园]

茶花

聂小倩 发表于 2017-2-14 08:59 |查看: 35457|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辑荐:花之宿命,人之情缘,或许都是注定。有些花不惧风雨摧残,有些花不堪风雨蹂躏。如人,经得起挺得住或许就能到达幸福的彼岸,反之,便是噩梦的深渊。
周日无事,携友登山,见衰草连天,满目萧条,山河肃杀,恍然已是深冬。近日,天气回暖,阳光遍地,总以为身处深秋。天气会说谎,季节却不会。一草一木都在诉说着一个季节的本色,一呼一吸都弥漫着一个季节的味道。如一个人的气质,他人外表如何相似,气质总是不同的。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本来不同,季节亦然。
山中清寂,行人稀少。和友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登山倒也不累。偶有红花闯入眼帘,艳艳的煞是好看。友人喜那颜色,采了一朵,放在鼻端清嗅却无香味。一时兴起,学古人鬓边插花,倒也有趣。我说要给她拍照留念,她又不肯。看她把玩了一会儿便将花丢于道路之上,说不定就被过往车辆碾成花泥了,倒是可惜。虽说有花堪折直须折,但也不一定非要折下。看它在枝头随风而舞,自有一种绝世风姿。虽香味不足,艳丽却有十分,开在深冬,自然惊艳。
毕竟,冬日需要一点色彩的点缀,这如火如荼的红色便给冬日添了一抹喜气,像是一个俏皮的女子,红妆可人。友人说那是茶花,细看那花树又不像是茶树。倒是能够确定是茶树的枝头开着清丽的白色花儿,小小的一朵,远处是看不见的,走近了才能发现。这种茶花是见惯的,倒也不足为奇。记得小时候常在山上玩,有那种中空的草截一截当吸管,对着花心吸蜜。那时候是一派天真烂漫,如今想来竟也别有趣味。忽而又想起金庸小说里的香香公主,整日以花为食,进而身怀奇香,奈红颜薄命,早早玉殒香消。说起来,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提也罢。说起金庸,又让人想起他小说里另一个美人——王夫人。一生酷爱茶花,缘情缘痴。奈段正淳是个风流人儿,注定一生伤情。论起来,这还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或许,花开花谢,生而成殇。
还记得段誉那一段精彩的茶花论吗?所谓的“十八学士”“十三太保”“八仙过海”“七仙女”“风尘三侠”“二乔”乃是以名仕、英雄、仙侠、美人来论花,听来已是令人咂舌。再有所谓的“红妆素裹”“抓破美人脸”“倚栏娇”,以美人情态论花,别致而优雅。以花论美人,以美人喻名花,真如李白所言:名花倾国两相欢。
金庸笔下之花,似乎颇多伤感,不如梁羽生笔下的花灵动娇俏且充满活力。记得云蕾练功的情景吗?穿花蝴蝶,极美极飘逸极灵动。还有太湖上那一段分花拂柳而来的画面,那女子所经之处满满的仙气,空灵异常。云蕾算是梁羽生笔下的宠儿,得张丹枫一生深情呵护。
花之宿命,人之情缘,或许都是注定。有些花不惧风雨摧残,有些花不堪风雨蹂躏。如人,经得起挺得住或许就能到达幸福的彼岸,反之,便是噩梦的深渊。禁不住想我的人生会是哪一种,一遍遍问过,还是没有答案。前途茫然而不可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根本无从知晓。一如那层层叠叠的台阶,只能拾级而上。即便是一时奋力攀登,或可达一定的高度却始终不是终点。遥望前路,绵延逶迤,山势繁复,无穷无尽。
一缕山风拂过,不由收回目光,一朵茶花正盛。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