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文学芳草园]

酥豆

Sunny1994 发表于 2017-2-14 08:59 |查看: 36279|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看到桌上一本深黄色的书,由于几个月的阳光照射,突然注意到封面已成白色,我由此感慨,时光正在漂白一切,记忆也在所难免,着文记之,以念奶奶。
童年之时,吃饱已成为一个萦绕不去的话题,零食更是一种难以触及的奢望。秋收之后,每年家里都要用黄豆做豆腐,有的鲜食改善生活,部分做成腐乳作调料。有时,奶奶会将丰余的豆子泡在压豆腐时积下的卤水里,将豆子泡到肿胀至新鲜时的大小,沥尽卤水。再从灶膛里铲出些灶灰,用筛子筛成净灰,灰的多少有豆子决定,灰放在锅里能将豆子掩埋。然后起火炒豆,豆熟灰里,待散出清香味,筛去细灰,酥豆即可食用。豆酥味香,只可惜常年在外,没有将此技艺留在手上,还好留在记忆里。
一日,妻子买回些酥豆,食之,与奶奶的酥豆差之甚远,更加怀念奶奶,也怀念我的孩子再也吃不到的酥豆。不知是方法的有异,还是用情不同,在我的记忆总该留下那么一点记忆。
那是的奶奶已年过古稀,银发满头,但身体还硬实,心态更是乐观至极。奶奶总是说:“现在的社会,要是阎王不叫我,我愿意活到百岁。”我未曾目睹奶奶曾经的生活,却深深感触着童年的生活。乐观和坚毅一直没有离开我们的童年,知道如今。记忆奶奶的技艺,记忆奶奶的为人,记忆奶奶的智慧……
泪不曾留下,是奶奶的坚毅;苦也不曾忘却,是奶奶的乐观。看着蓝天中的白云,我想着远去的奶奶此时不知在忙碌,还是在晒冬日的暖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