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成果分享]

《旭月东升》| “是的,我们错了!”

xuyue_2017 发表于 2017-11-1 13:30 |查看: 16067|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uyue_2017 于 2017-11-1 13:31 编辑



第十三章

“是的,我们错了!”


随着扬格公司的技术不断提升,影响力也与日俱增,来访的各国学者也逐渐多了起来。


曾有一个来自叙利亚的教授,到北卡州立大学做访问学者,无意间了解到NMT(非损伤微测技术),便主动到我们实验室介绍他的研究课题,而且的确他的实验材料非常适合应用这个技术进行研究,但是受限于扬格公司与NASA的服务协议,我们无法马上开展合作,他也就万分遗憾地回到了叙利亚。

后来,大家都知道,叙利亚爆发内战,尽管这位教授没有成为逃亡欧洲的难民,但是他的科学梦想看来也是无望在近期实现了。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来了一个政治辅导员,是原来四野的老兵,一次暑期夏令营学校让他跟我们一起去,作为班干部的我自然就和他有了较多在一起的时间。

浑身上下总是一身旧军装,腰杆总是笔直笔直的,跟我说话也总是目光望向前方。他给我讲了不少战争时期的故事,甚至还给我讲什么“一点两面,三三制”,虽然很多我当时不懂,但是听得挺带劲儿,还觉得打仗是件挺好玩的事情。

现在,看看这位叙利亚教授,战争摧毁了他的科研梦,夺取了多少叙利亚人的家园甚至生命,又让多少人流离失所。

我到美国后不久,我国内的一位亲人,退休后写了一个回忆录,而且分发给亲友们分享。

他出生在青岛,但那美丽的地方却曾经遭受德国人和日本人的占领,我的这位亲人也曾在上学路上,挨过日本人家孩子扔过来的石子;曾经见过邻居同胞被像猪狗一样投进隔离区;品尝过真正做亡国奴的滋味。

他的回忆录就像一个时空隧道,突然缩短了我和历史的差距,也拉近了我和祖国的距离。

因为尽管,奶奶在世的时候和我讲过,我的爷爷曾在8年抗战期间,被日本宪兵抓过,用刑折磨过,英年早逝的事。但是因为我从未见过我的爷爷,所以奶奶讲的,我也就当作一般的故事来听,并没有在我的心里留下什么印记。

然而,今天仍在我身边的这位亲人,他的亲身经历,让奶奶的故事不再是历史,而成了鲜活的现实。

这一天,扬格实验室来了一个日本学者,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位日本男性。

基本的寒暄之后,我了解到他在日本是做鱼类研究的,是想来了解和学习NMT(非损伤微测技术)的。

中午休息,大家围坐在会议桌前,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拿出太太为我每天准备的丰盛诱人的中式午餐。

“你知道我来自中国,佐佐木先生,我很想知道你对于你们国家二战期间对中国的侵略怎么看?”

房间内中午休息轻松的气氛顿时被一种莫名的紧张所取代,大家的目光刷一下都投向了这位佐佐木先生。

或许是因为他初到美国,英文还不是很好,佐佐木抬头有些茫然地看着我和大伙儿。

“你是否认为日本侵略中国是错误的呢?”

我又追问了一句。

佐佐木这次是听明白了我在问什么,脸上划过一丝惊讶后,注视了一下我严肃而执着的表情后,深深地低下了自己的头说道:

“Yes, we are wrong. ”(是的,我们错了。)

我现在也回想不起来,我为什么此时此景,要向一个来向我学习NMT(非损伤微测技术)的日本人,问这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这大概就是美国的特色,会让来到这里的一个人,重新审视自己是什么人?是哪国人?因为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活得有尊严,是每个人的最基本愿望,而这和你来自的民族是否优秀,国家是否强大是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美国这个世界各民族竞技场上,这种心里暗示和冲击无处不在。

那位‘Swim or Sunk’(要么自己学会游泳,要么淹死)教授,曾经悻悻地对我说:

“Do you know,Jeff, you Chinese are not even minority here in the States? ”(杰夫,你知道吗,你们中国人在美国连少数族裔都不是?)

实际上,这些年在美国会被经常问到这样的问题,而且往往是被自己的老板或同事问道。比如,上面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别以为你们Chinese(中国人)怎么样,你们在美国连黑人和拉丁族裔还不如呢!至少他们在美国拥有少数族裔身份,在升学就业方面会得到特殊的待遇。

时间长了,我慢慢才明白,这实际上无非就是美国老移民对新移民,或者美国人对外国人的一种获得心理优势的做法,从而在工作和交往中,处于发号施令的地位。

我之所以遇到的这类问题比同胞们多些,可能是我非常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情感,那种以中国人为荣,为中国自豪的内心过于外露,让部分和我接触的美国人感觉不爽,所以时常就会搬出一些打击我自豪感和自信心的话。

而且,在我观察看来,在美国成功的人士,尤其是中国人,无不是以自己的民族为豪,无不对自己的文化充满自信。比如,前两年在时代周刊上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国虎妈”的故事,就是很多美国人要像中国的妈妈们学习,学习她们对孩子的严格管理和教育之法。而我们知道所谓的这些虎妈们所做的无非就是按照中国的传统方式来严格教子之法而已。

1997年,中国收回香港之际,学生会组织大家到纽约游行庆祝。当我和太太一起,挥舞着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旗,向街道两旁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呼喊着:“China, HongKong, HongKong, China!”(中国,香港!)时,那种作为一个当代中国人的自豪,对自己民族复兴的自信,又怎么可能被美国人的两句心理攻势轻易打垮呢?!

>>>未完待续

旭月版权所有,转载注明出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