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 考研信息 三十岁考研

三十岁考研

2017-4-14 21:28| 发布者: |来自: 收集于网络

摘要: 决定考研的那年,正好三十岁。三十,很无奈的数字,虽然脸蛋还不太老,却已感觉风霜的速度,岁月的倏忽。这时候,青春只剩了尾巴,而立而不知如何立。迷茫的梦想犹在心底,好像不太晴朗的午后放飞的那一只飘悠悠的风 ...

决定考研的那年,正好三十岁。三十,很无奈的数字,虽然脸蛋还不太老,却已感觉风霜的速度,岁月的倏忽。这时候,青春只剩了尾巴,而立而不知如何立。迷茫的梦想犹在心底,好像不太晴朗的午后放飞的那一只飘悠悠的风筝,还想趁着风张一下翅膀,不愿意就此跌入岁月的泥潭。三十岁,之所以决定考研,是因为人生尚有漫漫长路,还不愿就此甘了心,品生活的清茶,看电视剧里人家的戏。

三十岁,经历的光阴已不是少数,早已深谙岁月的无情与迅疾,心也已变得麻木。十八岁生日那天,凭什么感慨呢,说是告别生命的春天,迎来了第一个夏天,而今是第几个呢?屈指不能数。三十岁,连生日都厌倦去过,新年的钟声也不再是声声敲在心头,只在漫天的爆竹声中抱起尚小的孩子,亲一下她的小脸蛋,一脸堆着的笑只是为她,一分钟没给自己感慨的机会。三十岁,之所以决定考研,是因为想把握飘忽的时光,不再作年少时空虚的感叹,想把每一天过得充实。三十岁,之所以决定考研,还因为想走一条和当年的母亲不太一样的路,体验和她不太一样的人生。这时候,不是注重结果,期望将来顶天立地,而仅仅是想换一条路走走,给自己一个不太确定的将来,而不是从现在就能一眼望穿今后的几十年。

然而,三十岁才决定考研,多少有些尴尬,和人说起竟带三分不好意思。当有人一面啧啧称赞你的进取心时,一面摇着头问:你想干什么呢?放着这么一份清松自在的工作不做,以后去哪找工作?何尝不了解,即便是一考即上,毕业时三十五这个敏感的数字正向你逼近,在中国,这不是一个好数字,尤其对于一个女人,它意味着你将处处碰壁。可是,就此回家,一心哺育孩子吗?继续把那一干就是十年,早已驾轻就熟的工作再干二三十年,到有一天腰杆直不起来了,退休回家当外婆吗?三十岁,决定考研,明知前路茫茫,却铁了心要走,不是因为勇气,是想留一个不太差的记忆给将来,想给自己一个不太差的交待。

于是,频繁地进书店,买各样的辅导书,每天啃书,白天工作的间隙,最迟一个下班,晚上丢开孩子,闭了门猛读,才发现那些久违的理论公式定理涌来的亲切。偶尔也会想起旁人好心的劝阻,不由得停了笔,离开那盏书桌的灯,徘徊一阵,终又回到灯下来,不是想起读研的千般好,是突然被它的紧张充实所迷惑,一旦丢下,竟不能忍受清闲安逸和守着电视机由人安排时间的日子。三十岁,决定考研,因为深知时间的不充裕,有一种非上不可的欲望。于是每晚挑灯夜读,精疲力竭时方才安歇,这时,方能抱起早已熟睡的孩子,亲一亲她的小脸,看她长长的睫毛耷拉的样子。有几分负疚与不忍,却终又忍住,这样,日复一日的坚持。

三十岁方才考研,因为不经意间耽误了不少岁月,因为人生的波澜与沧桑已略知一二,故而倍加珍惜,全力以赴,用心体会其间的甘苦与景致。记忆中最寒冷的日子是大考临近的那半个月,终日穿三件毛衣,戴一副眼镜,坐在桌前脚丫冻得象冰块,累了睡觉,醒了读书,一天十几个小时在书堆里钻,不知道外面是晴是雨还是刮风。记忆中阳光最灿烂的日子是考前一天,骑着车去看考场,漠漠天地间的阳光那么绚烂且温暖,日日窗前读书的我,有多久不曾留意?记忆中心情最坚定的日子是考试的那一天,走在乍暖还寒满目阴霾的街道,迎着扑面清寒的风,问自己:你行吗?一定行。记忆中睡眠最少的夜晚是准备第二天考试的那一夜,要将高数的方法以及四本专业课的理论重新过一遍,通夜只歇了两个小时。记忆中最欢欣雀跃几乎有些得意忘形的日子是得知考试成绩的那一天,三百八十分实在是一个不少的数字,足以令人艳羡。记忆中上网最多的日子是等待分数线的那段时间,明知自己的分数蛮可靠,却禁不住急切的心情,日日到考研论坛探听消息。记忆中最怕听电话的日子,是电话复试那一天,每一声叮铃铃都似乎要把心揪起,以后若干天,每当铃声响起,余惊犹在。记忆中最空虚的日子是复试刚结束的那几天,历时一年的考研历程,终于走到终点,一时之间,找不到要做的事情,心空落落的,不知何处悬挂。三十岁方才考研,虽然已经老大不小,其实没有什么劣势,理解力更强、记忆力还未退步、心意更坚决、意志更顽强、目标更明确。三十岁方才考研,曾经感慨世事无奈的我,突然发现,考研原来很公平,倾尽全力,努力耕耘,付出自有回报。比起评职称要找评委,分房子要找领导,简单了不知多少倍。书生一辈子,最怕的是走关系,逢迎拍马吹牛皮,尤其出身清贫的我,甚至没有关系可走。

三十岁考研,其中多少惶惑艰辛,一张白纸一枝笔,岂能一一道尽。从此走上不一样的路,似乎如愿以偿。可是未来路漫漫,恍然从无风的港湾再次起程,此后风霜雨雪难预料,如萍的我,不知何处停泊?唯一了然于胸的是,从此坚定的走,不管结果如何,一生无悔!

小木虫小木虫 | 三十岁考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4-2018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