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 小木虫快讯 基金 谈谈评审基金的一点感想

谈谈评审基金的一点感想

2017-7-16 13:30| 发布者: |原作者: 刘志刚

摘要:   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谈这个敏感的话题,我也做好了挨砖头的准备。虽然我说的都是自己的切身经历,但难免认识不到位,还请大家批评时手下留情。  我相信,许多评审专家还是有良知的。我作为基金评审专家,也有 ...

  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谈这个敏感的话题,我也做好了挨砖头的准备。虽然我说的都是自己的切身经历,但难免认识不到位,还请大家批评时手下留情。
  我相信,许多评审专家还是有良知的。我作为基金评审专家,也有十来年了,既评审过国家基金,也评审过各类省级的基金。每次接到邀请评审的邮件,我一方面感到十分荣幸,另一方面也感到责任重道。因为我本身就因为没有国家面上基金的缘故,发展受到极大的影响,所以,我特别能体会到在中国的国情下,基金对一位科研工作者的作用。所以,对于每一份基金,我都会仔细阅读,而且,还会查阅项目负责人的简历和相关领域的进展情况,从而客观的评价一份项目书。如果在封闭的环境下,我也会利用能找到的信息,尽可能多的了解项目书及关联的一些信息,力争客观和公正的评判每一份项目书。所以,每次到科技厅评审一些项目,我都会是最后离开的评审人之一。
  中基金运气很重要,公正还是存在的。也许是因为我不喜欢出去走动的原因,我的朋友之间多是学术交流和合作,所以,每次评审基金时,还从没遇见过有人打电话给我。倒是因为我一直没中什么基金,许多朋友给我出主意,让我往可能接到我项目书的专家那打电话。只是我脸皮薄,还真没打过这些电话。以至于现在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已经远远落后于中国的科研了。要不,在多年前获得过青年基金后,怎么老中不了面上基金啊,这么多年,碰运气也该碰到一次。可能也正因为我老不中基金的缘故,所以,我这些年养成一个习惯,无论是评审文章还是基金,只要有可取之处,我都会给大家一个机会。因为我虽然有幸成为专家,但是,我还没资格评判一位同行的能力高低,贸然决定他们的命运,只要有可取之处,我都希望给他们机会,让能力更强的会评专家做出最后判断。
  基金很重要,但不能脱离它的初衷。国内各种基金的设立,初衷本是资助科研工作的发展。但是,如今的基金和各种荣誉、地位和权利相挂钩,逐渐影响到科研的生态,这种不良倾向,应尽早引起国家高层的注意。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算是被国家基金害惨了。本来没有国家基金的资助,搞科研就辛苦的很。只是我好在我的老师和朋友们都比较照顾我,科研勉强还能支撑的下去。这些年我也习惯了过穷日子,还省去了报账那些折磨,享受着带学生做科研的乐趣。但是,偏偏现在评职称还要和基金挂钩,说是没有面上基金就怎么样。这下子我是傻眼了,没钱还可以过紧日子,可这个规定就不是自己能克服了。我本来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这几年写文章,也懒得拿无挂的国家基金装面子了,照样也发了不少好文章,说明同行还是不以国家基金作为学术水平的评判标准。但是,现在学校这样的潜规则(当然不敢明说),让我悔恨啊,现在想折腰也来不及了。
  中基金,做科研,应该是很高兴的事,但是,国内现在许多政策已经有点扭曲,使得许多老师中了基金,就如同范进中举一样,让人感到悲哀和无奈。本来就是一个资助科研的事情,由于和太多不该关联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让基金承担了许多不该承担的重任。

小木虫小木虫 | 谈谈评审基金的一点感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