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 小木虫快讯 其它 水芹与胡芹

水芹与胡芹

2017-5-22 12:16| 发布者: |原作者: 李由

摘要:   提起芹菜,一般就指遍布全国的旱芹、香芹、药芹,以及粗壮的西芹,而非南方的水芹。水芹尽管早年常吃,也许由于知多见少,直到前几年的某日,才在京城北边成府路旁的一家菜市场看到,江苏金坛出产,两小捆,装在 ...

  提起芹菜,一般就指遍布全国的旱芹、香芹、药芹,以及粗壮的西芹,而非南方的水芹。水芹尽管早年常吃,也许由于知多见少,直到前几年的某日,才在京城北边成府路旁的一家菜市场看到,江苏金坛出产,两小捆,装在有孔的塑料袋中。惊喜一问,12元一袋,赶快买了一袋。回家炫耀,下锅快炒,依稀还有南京久早记忆中的滋味。
  芹菜或旱芹、香芹种植普遍,水芹如今似乎只生长在南方的某些地方,与莲藕、茭白、荸荠、芡实、茨菰、莼菜、菱角等属于江南的水八仙。旱芹炒、炝、腌、拌,荤素皆宜,掐下的嫩叶还可做粥。幼时,老宅院子种过辣椒、西红柿、茄子、黄瓜、大葱,还尝试过韭菜、胡萝卜、方瓜、土豆、花生等品种,韭菜长得精瘦精瘦,胡萝卜大多手指粗细水。旱芹却没有种过,只好上街买,或者到不远处的小姨家拿。
  小姨是母亲姊妹中最小的一位,出嫁在小镇北面的某村。因临近小镇,水多土好,交通便利,村民素有种菜的传统。即便是文革时期,打击投机倒把,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百姓总要吃菜,而蔬菜公司、供销社等公有单位供应缺乏,也默许村民在宅前屋后、自留地上种点菜,偷偷地串村或上街售卖。
  一亩园,十亩田,种菜的收益当然比种粮高些。但种菜多少有些诀窍,也更用心费时。小姨身材单薄,初中毕业后,做过一阵农活,就进了公社的宣传队,大多是载歌载舞中的甲、乙。后来又拜师学了缝纫,这与部队技术兵的未来小姨夫倒也般配。她没干过多少农活,但心灵手巧,学学就会了,新房前面的小块菜地收拾得红红绿绿。
  蔬菜一般春夏种植,顺时生长。早春天寒,除了冬藏的萝卜、土豆、白菜和野地的荠菜,罕有新菜应季。为了赶早,那时就摸索着暖棚技术了。旱芹亦喜欢水肥,种在一面坡的暖棚里,定时喷水,夜晚苫上塑料布。暖和,湿润,芹菜生长迅速,浅绿肥嫩,去小姨家时就拿上一小捆。
  小姨的婆婆能干会说,常年与小姨生活在一起,闲时还会烧窑,土陶的盆盆罐罐。土窑坐落在去小姨家的另一条路边,有时好奇,就去看看,但一直没弄明白烧制的过程。如今,进城的小姨只种种花草,也当上多年的婆婆了。
  旱芹东西方通吃,水芹食之者却少。水芹细长,中空,叶小,与旱芹并不是同一类品种。水芹素炒,凉拌,或者与肉丝、香干等一起炒,都别有一种清香,吕氏春秋·本味称云梦之芹为菜之美者。在南京那两年,水芹肉丝、辣炒藕片等价廉味美,在单位食堂常吃。在京城的南方馆子偶尔见到,也是必点的菜品。
  曾经以为普遍种植的旱芹、香芹之类的芹菜是国产的蔬菜。翻书方知,水芹又名楚葵,是真正的国货,旱芹以及葡萄、石榴、黄瓜、苜蓿等都是汉朝引自西方的胡种,但胡种打败了国粹,西风压倒了东风。如果仿照国槐本槐、洋槐刺槐的命名,水芹当称国芹、本芹,而旱芹、香芹则是胡芹、洋芹。诗经采菽“觱沸槛泉,言采其芹”;泮水“思乐泮水,言采其芹”,歌咏的正是水芹。泉边水畔,言采其芹,采芹赠芹还象征着礼仪和情意。
  水芹虽美,众口不一。列子·杨朱记载:宋国有位农民,谓其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里之富室好心地劝喻他:“昔人有美戎菽,甘枲茎、芹、萍子者,对乡豪称之。乡豪取而尝之,蜇于口,惨于腹,众哂而怨之,其人大惭。”操心王权,妄议大政,你傻小子吃饱了撑的?难怪南宋辛弃疾将抗金救国之疏名曰美芹十论,纵是一腔忠忱,满腹经纶,但前有李纲、赵鼎、胡铨、岳飞被贬、被杀之鉴,谁知皇上、同僚是否理解、支持?
  惦念着,每过一两周,都会远道找到那个菜市场。咦,水芹怎么没有了?再转一圈,原来躲在了萝卜、白菜、芹菜、黄瓜、豇豆、蘑菇、小油菜等各种俗庸蔬菜的后面。就这两袋了?全部拿下!可是可是,随着京城去年以来的拆店封墙,附近的多家菜店相继关闭,一亲芳泽重归艰难。前些天,在名噪一时的三源里菜市场,虽又邂逅了水芹,但摩挲着包装袋中粗粗壮壮的茎条,突然意兴阑珊了。

小木虫小木虫 | 水芹与胡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4-2017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津ICP备 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3.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