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小驻

 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文学芳草园»心灵小驻
[文学芳草园]

心灵小驻

咜不々爱ωǎ 发表于 2017-2-11 09:17  
查看: 100070|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灵小驻
-木梓桐
一路向南,温度也从零下十几度慢慢靠近零度,再一点点的回暖,下了飞机,昆明的春天似乎早已到来,或许去年的秋天还未走远。
阳光从从云层穿透,点点滴滴铺洒在肌肤,一寸寸开始大口的呼吸。
十点半,居然在火车上睡着了,短途,因为没有买到坐票,便买了卧铺。列车员看看手表,告诉我该收拾东西准备下车了,师宗站到了。列车员年近三十,操着一口方言味挺重的普通话,乡音逼近,确实,我快到家了。抬头,列车旁快速闪过的绿植,那一朵朵开在冬天的菜花,那绿油油的麦苗,那荒芜的山丘。一座座倒退的山林,终也回来了。
“我到快回家的时候激动到一宿不能睡,你睡得真好”,我笑笑。
和列车员聊着,“我好几宿没有好好睡了,临了却困了。您春节还能够赶上回家过年么?”
“应该可以,这都连着跑了好几天了,没怎么休息。”
到站了,转身告别,道一声珍重。
阿爸今天不卖菜,原本不准备来接我的,让我自己回去,突然又来了,刚好可以一起去街上转转。一年了,阿妈依旧蹒跚,阿爸满头银丝。推着行李走到阿妈身边,以为也许自己会很激动,但是千言万语都埋没在胸口,一点点化成那份亲昵。
走上前,想挽着妈妈的手走,最终还是缩回来。只有在过马路的时候才会紧紧的抓着妈妈的手,把她护在车流的另一边。我们是真的长大了吗?
回到家,已是晚上,陪着爸妈从田里砍菜、摘菜、洗菜,一点点的把明天要带到街上去卖的蔬菜慢慢整理、装框。十一点了,姐姐和姐夫带着孩子才到,睡眼惺忪的小胖,看到外婆哭哭啼啼的,却不要小姨抱。看着在寒风中冻僵的两个孩子,心里是满满的疼惜:孩子,此刻你们的艰辛,会在你生命中刻印,会成为以后一生中拼搏不断,坚定勇敢的血脉。姐姐收拾好东西和姐夫进到家里坐下来烤火取暖,暖和点,就帮着爸妈一起整理蔬菜。
“爹,戴着手套吧,挺冷的。”
“没事,今年身体好多了,都不怎么感冒,一直这样也没什么大碍。”
我只能静默的继续干活,把白菜一棵棵去掉外边老的枯叶,让母亲再检查和用刀子去掉不平整的部分,父亲就在接近凌晨的冬天里,在冷水中一遍遍的清洗。
灯光下,刚满月的小狗嘤嘤的叫着,一声声,都是在唤着母亲吧。
“妈,那么小,看它瑟瑟的抖着,应该是活不了了吧”。“你小姨家给的,带回来太早了,刚那几天还会吃点,今晚已经完全不吃了,怕是活不过今晚”。
我走过去,轻轻的抱起来放在怀中,透彻的眼睛,嘤嘤的哭泣,都印在心底。你应该活不久了,但还是想要给你一些温暖,给你加件衣服,给你一个怀抱,给你一点安抚,在死去的时候是不是也就可以安心些,或者自己努力,在严寒的冬天,活过来。
七点半,醒来家里客厅中姐姐在叫小儿起来,他们还要去另一个县城买菜,阿爸已经准备去城里了。安静的躺在床上,想把今天要看的书看完,思绪却怎么也没有办法集中。小儿的贪睡,不过三四岁,却大半时光都在爸妈卖货的车子上度过,大儿不过五岁,却开始帮助妈妈张罗今天带什么东西在车上吃,妈妈是指挥官,他可以准确的把妈妈需要的东西放进袋子中。
车声渐远,起来和阿妈开始收拾,不知道该干嘛。阿妈已经忙开了,院子里养着的鸡鸭要喂食玉米,刚出窝的小兔子阿妈扔进去白菜叶子,拥挤着十几只,白的、黑的撅着小嘴贪婪的吃着今天的第一餐。喂猪的玉米面在二楼,阿妈拿了两桶,家里刚下了两窝猪仔。鸽子在房梁上盘旋,阿妈说它们饿了。大白水牛听到我和母亲说话,开始用角顶门,也饿了。我只有和我们家的小黑狗一起,跟在母亲后边,听着母亲说,也为每一个小生命的出生和逝去欢喜或难受,却怎么也帮不上忙。
把蘑菇洗净,分瓣,放到瓦上晒着,母亲拔回来的葱需要把枯叶摘了,坐下来和母亲一起去枯叶。等母亲背着摘好的葱去村子卖的时候,手表已经准点的指向了下午两点。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腰背的酸涩缓解了不少。
洗完手,想起阿爸和阿妈的菜园子,赶紧回去抓起相机就跑。这样的丰盛,是阿爸阿妈的收获,我想把他们留下来,等某一天阿爸阿妈老了,再也干不动的时候,可以给他们慢慢的翻翻看看。
菜园子有三块,屋西边一块,东边一块,后边也有一块。西边类似个小坝子,菜品最多,也是阿爸阿妈常年劳作的地方。出了院门,小黄狗拴在这里,看着家,也看着菜园子。转角,沿着小径往下,铺陈的绿色遍布视野。一洼青菜,一洼白菜、莴笋、香菜、蒜、大葱、青花菜、白花菜、胡萝卜、白萝卜、苤蓝、包包菜,还有刚栽下的小苗,怎生也辨不出是什么菜。薄膜覆盖下窸窸窣窣正在生长的是辣椒苗、茄子苗。循着阳光,在云朵的背后,一层层被叶片包裹的果实,一点点熟透,然后四海漂泊。
回身,转到屋后,阿妈说阿爸把烟杆拔了,就在每一棵烟根的坑里点上菜籽,现在长得鲜嫩茂盛,菜叶子在微风中随风烟叶,婀娜生姿。肥沃的土壤养育着一代代辛勤的农家人。寒风一过,只有光秃秃的枝蔓诉说着冬的讯息。
东边的菜园里,洒下的是白菜的种子,一棵棵心里金黄的白菜,在微微倾斜的山坡上扎根,茁壮果敢。只是不知年关将近,阿爸和阿妈辛苦了一年的作物,可否在春节成为别人晚宴的美食,万千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的人们,一年可有收获,可否果腹。
回到大门口,看着窝在门口的大黑狗和小黑狗,双双的仰望,背对着光线,影子打在他们旁边。我是否也拥有如此的一刻的安逸和平和。
或许,我已拥有,应该感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心灵小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4-2020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津ICP备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优质科研网站认证证书

| 优秀信息服务互联网站

     © 2014-2020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      晓木虫® 小木虫®第4176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