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小木虫论坛»散文»正文
[散文]

XMClanxue 发表于 2017-2-12 11:55  
查看: 97940|回复: 1|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烟雨飘摇,时光刻画着丝丝缕缕,又湮灭在时光中。往事如风,旧时光的钟声悠悠回荡在古老的时空里,清晰而又模糊,古朴沧桑。
是谁而又为了谁?使得悠悠的钟声从遥远的时光中传来。
可惜的是,很少有人会理睬,很少有人去感悟古朴的钟声,对于故老相传的钟声置若罔闻,不屑一顾。难得有人愿意用心感悟那浩大的钟声,海明威作《丧钟为谁而鸣》,或许,那钟声又何尝不是一种讽刺呢?那不也是悲惨结局的落幕之声。
站在一棵枯干的树下,整棵树光秃秃的,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地上铺满了落叶,被摧残的有些惨不忍睹。在北方的朔冬,很少出去,在外面也不想多待一刻。我惊讶的是这些看似枯干的老树,在这样的环境下它是怎么度过冬天的?静静的看着这棵枯老的树,伫立在风中,颇有“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感觉。不是所有的树都能撑过这冷酷的冬天,很多枯死的树木,还是静静的伫立,或者在四季风雨中轮回,或者被摧残被砍伐,它永远的挺立着身躯。
恍然间,有不怕艰难,无畏风雨的感觉,诉说着“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气满乾坤”,古树的钟声。
“恋树湿花飞不起,秋无际,和春付于东流水”,百川东到海,秋水时至,若是一切皆为自然,一切顺应自然,又为何要去红尘炼心,又为何要克己复礼,又何必“玉不琢,不成器”。古老的钟声浩大古朴,悠悠荡荡,诉说着跨过时空的经历。往事经年,说着素心依旧,往往却是难以平静。
历史中穿行,倾听,喟然长叹。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转念一想,又有几个人能这么去做,人,往往都是明明知道不可以,可是偏偏要去做。“登临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非秋水,怎么能平,如何能静,做不到奔流到海不复回。长路漫漫,且行且悟,一瞬间的便是最珍贵的明悟。倾听,历史的声音,继续走着那些可以避免却又无法避免的弯路。
漫天星辰,总有一颗属于你,最后总有一些暗淡无光,可是因为周围的都在发光,最显眼的却是最暗淡的。人一生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事,有些决定不想去做,有些问题不想解决,然后,出现:不做决定的决定也是一种决定,不去解决也是对问题的一种解决。
北岛说:“那些年我们有梦,关于文字,爱情,穿越世界的旅程;如今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细碎物语,静心,或明晰,或模糊,不经意的发现历史惊人的相似,然而我们还是一错再错。
有人问我:“穿这么单薄,你冷吗”?冬天,有点冷,只是也不怎么能感觉到,不知是不是出于所谓的平淡,感觉不到冷,更或者说,是冷漠了,心冷漠了。那些年的梦,没有了炙热的心最后梦破心碎。
只愿这冰冷,能触碰到冷漠的心,能让我感觉到,保持着一颗鲜活的心,用最柔软的知觉聆听,然后静静的静。
在某刻走过弯路,听到了那古朴沧桑的钟声,没有一刻是如此的明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huachunli 发表于 2017-2-17 02:41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一见的好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4-2019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津ICP备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优质网站认证编号:NO.00120190822002WZ

     © 2014-2019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