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小木虫论坛»文学芳草园夜、无衣»正文
[文学芳草园]

夜、无衣

hwhw1978 发表于 2017-2-13 09:49  
查看: 77795|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起风了,又是一年肃秋。还没来得急穿上外衣,皮囊就已被秋意肃杀。
深秋的夜里,总归藏着太多不可言语的故事。
有时候也说不清自己是不是已经到了一个能接受遗憾的年纪,貌似很多的人和事都开始有了一种泛酸的味道。也许是天干物燥引起的错觉,也许是自己在做最后的挣扎相信这是冥冥之中自有的安排。那年留下的信签还刻着斑驳的字迹,潦草又简短,后来才明白那是不知不觉中早就写下了青春的缩影。一个时代的结束宣告着一个时代的人物已成云烟,不起波澜,不惊涟漪。
岁月悠悠,夜月匆匆。
我发现自己开始疲于挣扎,安于妥协。不关乎对错,世上本就无对错可言,所有能用认知定义的对错都是非意识失衡状态下的谬论,而意识是不可被定义的虚无。不关乎年龄,年龄只是包裹生活的一层彩纸,每年能得到什么样的礼物,只取决于生活给了怎样的经历。
- 也许争不过天和地
也许低下头会哭泣
也许暗涌早已翻腾了我的心里
别问我为什么愿意
与现实做最后的邻居
不败的时光可曾鞭笞着你放弃
在尘世谁不是活的如一蝼蚁
若你某日还会记起
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梦遗失在人海里
别难过 随它去
即便生活
从不被温柔以待也要含笑合掌回之以礼 -
“谁不曾爱上自由,谁不曾独上高楼,谁不曾为梦放手,谁不曾孤独行走”这是偶然间听到的一句歌词,张扬的旋律与歌词恰到好处的入场,立马就攻陷了我严守的城墙,我像是一个望着失守的城隅被兵临城下的将军,无处可逃。
夜深了,又是一次梦靥。还没来得及穿上外衣,灵魂已开始隐隐不安。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夜、无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4-2019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津ICP备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优质网站认证编号:NO.00120190822002WZ

     © 2014-2019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