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小木虫论坛»叙事/日记教堂并不神圣»正文
[叙事/日记]

教堂并不神圣

虫子VIP认证 发表于 2017-8-2 09:00  
查看: 100124|回复: 0|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云南,掌着市面的大都是教堂。它的金壁辉煌,富丽典雅,把云南影射得如堕入人间仙景。它置于名山怪川之中,穿透于村宅民居之间,贯穿于市政街道的显赫位置上。在云南,人们的文化,生活,娱乐,习俗,甚至政治,无不闪现着宗教的色彩。教堂、佛教大学、宗教培训、宗教建筑、宗教拱品,宗教职业等,几乎无处不在。从而拱托着浓重的旅游色彩,令人称奇。
    但当我们置身如梦如幻的教堂名胜时,使我们猝不及防的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市场的旋风在席卷祖国大地的同时,也悄悄地吹走了教堂领地,把它那原有的宁静与纯清被打破。以普度众生,化解人生不平为已任的教堂圣地,在求富、求变的春风下,被卷起了阵阵巨浪,市场规律已开始进入到了这里。出售香烛、化签、化缘、驱赶邪魔、捐助善款等。通过独避邪道,引人入室,对游人宰杀。一贯祥和、宁静的教堂,现在已波澜起伏,难以释怀。出外旅游,贪图的是观光潇洒,尽尝大自然的给予。现在却处处提防,人人自危。
    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从云南昆明乘车南行了二十多公里,进入了云南民族村。云南民族村与西山森林公园、大观公园、郑和公园等隔水相望。从而独避了一条旅游线路。
    云南民族村,汇集了云南25个少数民族的村寨特色、民族歌舞厅、民族广场以及激光喷泉、水幕电影等设施。不同风格的民俗村寨分布其间,错落有致,各展风骚,使丰富多彩的民族村舍、建筑、生产、生活、宗教习俗等,如实地展示在我们的面前,使我们领略到了民族文化的真实内涵。
    当我们越过云南民族村的大牌,走过林立的档铺,便进入到了云南民族村。根据导游安排,我们进入了云南佛教展示馆。馆内展示的全是佛教历史,佛教核心,佛教经典与佛教文化。在用不到半小时观看展示后,即将要出门时,面前摆着一个用红低张贴的功德箱,横亘在我们的面前。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的一位衣着整洁的道士,在那里喃喃个“阿弥陀佛”不停。然后便是“施主请表示一下爱心吧,每人100元”。说完又是“阿弥陀佛”一般。看样子没有100元,无法出门了。因此,人人自觉地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衫。
    在昆明,被封为平西王的吴三桂,在云南亲手建造了一座殿堂,现仍完好地保留至今。据说是我国保留最完好的殿堂之一。宫殿属仿木结构,重檐歇山式。柱壁门窗,雕龙镌凤。殿内神像、帏幔、匾联以及各种摆设,均由铜铸而成。吴三贵为了“还愿”,而建起了这座寺院,从而给昆明留下的一座宝贵的历史瑰宝。与殿堂配套依山而立,拾级而上,从而构成了一个梯次结构。从远处看,它高居临下,金壁辉煌,不槐为一座历史宝殿。
    山脚下,万平方余米的停车场,周边尽是各式的小摊档,几十辆旅游大巴,把这里压得几乎水泄不通。导游招乎游客的叫喊声,充斥着整个大空。在导游的追赶下,我们经过几次倒转与挤抢,终于进入到殿堂的大门前。接见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女道士。她头戴尖顶帽,帽沿下垂挂着几许丝布条,在微风的吹拂下,在微微飘动。她对入殿的规矩作一番介绍后,立即双手举上头顶,形成尖塔状,然后双脚跪地,喃喃自语地领着我们叨念佛语,对大佛进行跪拜。看来已是五俯投地,虔诚得简直无可挑剔。
    我们沿着台阶,拾级而上到了顶塔处。来自各地的人流,在专门道士的带领下,依着专线,进入到殿堂,一路喃喃自语,一路跪拜。
    经引领的道士规定,进入这里的人,一律不准离线,不准回头看,不准与家人交头耳。据说这是尊严与肃穆的意旨。到了这里的人们,分成里外两条直线。我们家人是最里那条线路。这时我趁之不备,从中悄悄地溜了出来。但家里的那几位仍在那里毕恭毕敬地前行。
    走到尽头处,几条专线的人流汇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条百米的长龙,等待着进入道长室,接受道长的赋予。队伍的两边,一律由道士在那里把持着,恍如在督监着囚犯,等待着入狱一般。
    正在这时,一个叛逆者,气鼓鼓地从中跑了出来,满头大汗地发泄说:“道长说我家会出现大灾难,要我烧6支大香,一支300元,要我一次性支付1800元,于是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接着他说:有一个顾客,道士说他要面临破产,道士要给他化解灾难,需要一次性支付一万多元,旅客身上没钱。道士说可以刷卡。由于他是生意场人,“破产!”对于他已是至命,于是就范了。
    约等了半个多小时,我的两位家人,人手持着三支香,满头大汗地从里挤了出来。香烛长一米,直劲约3公分,每支100元,就是300元。在殿堂前一个约百平方米的平地前沿,的一条约5米长,0.5米宽的糟沟里,点燃着密密麻麻的香烛。弥漫的香烟,盘旋地直卷云天。看来人间的一切灾难,会随着烟雾直插云天,大可以烟消云散了。但灾难毕竟是道士的编局。钱是付出了,灾难当然也就没有了。
    当我们举目往上看时,弥漫升腾的烟雾,正往挂在峭壁上的吴三贵头象弥漫,熏得似乎发黑。正怒目下看的吴三贵头相,不知是否感知手下这帮门徒,在哪里乱患规矩,犯上作乱?又如何去惩处手下这批不肖子孙?看来太需要佛主显灵了。
    在旅途,我们被导游如赶鸭子下塘一般驱赶着。从南至北一路推进,参观的教堂一个紧接一个,玩味得很。但又不由自主。在西双版纳,随着众人的脚步,我们踏进了一个挂在半山腰的教堂。教堂由东向西排列。参观,朝拜,化签,出门等,依次地进行。
    当我们将要迈出门槛时,被一位道士挡在过道上,要我们求签。当我举起那个签筒,唰唰地摇晃了几下,信手从中抽出一签,一看懵了,签条上写着 “××头顶一把刀(忘了前面那几个字)。”
    按照宫里的规定,抽了签,必须解签。于是我拿着签,心情忐忑地走到道长面前。道长是一位佛学大材,仪表堂堂。他笑容可掬地说:“你要面临灾难了。你愿意化解吗?”经道长这一问,我心里突突地跳。俗话说,出门在外,只求平安。目前家中有俩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如果是灾难必出他们身上了。于是满口答应:“愿意”!道长说:“我给你安排点灯,一切灾难将得到化解”。
    我持着道长条子前行,一位道士给我递过来一个直劲约5公分的灯器,下面放置的是可燃液体,上面支着一支小腊烛。然后沿着道长指引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道依在高山边的狭长而阴暗的隧道,看似有点潮湿。隧道的两旁是一条约45度的斜体。上面分层打造出条形的平面。顾客手持的灯,点亮后便放置到这上面。从远处看,被点燃的油灯,随着微风在那里一闪一闪的,恍如天空闪动的星星。许多已燃烧净尽的灯器,仍空置着停放在那里。我粗略地计算一下,在这里被点燃的灯,不少于300个,每个灯100元,日进十万就不足为奇了。
     从教堂出来,一个疑团塞向了我的心胸:作为人间的一方净土。现在竟背着自己的意旨,肆无忌惮地在这里为人造灾,宰客。作为一个旅游大省的云南,旅游管理局是在那里放纵,还是真不知道此种现像呢?如晨真的不知道,他们也是够官僚了。因为此事影响极坏。
    我不信教,但宗教的思想,早有接触。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佛教化解世间痛苦、消除人间不平;天主教,强调信、望、爱;基督教强调圣灵复活,圣灵降临,认识圣灵等。由此可见,德与道已成为宗教的最高境界。把普度从生,点拔微津,化解人间不平,作为宗教的意旨。
    走进云南,我们看到的,是被扭曲的宗教。在中国宗教自由,受法律保护。不知这种被扭曲的宗教,还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吗?还能让他自己下去吗?        

教堂并不神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4-2019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津ICP备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优质网站认证编号:NO.00120190822002WZ

     © 2014-2019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