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木虫 小木虫快讯 观点 老师们为什么乐意指导本科生做科研正文

老师们为什么乐意指导本科生做科研

2017-4-28 09:09| 发布者: |原作者: 文双春

摘要:   本科生进老师团队做科研,这在国外学习型大学很普遍,但在国内大学并不多见。在国内绝大多数高校现有的培养方案中,没有本科生做科研一说,所以本科生做科研,一方面纯粹是本科生的“业余爱好”,另一方面老师们 ...

  本科生进老师团队做科研,这在国外学习型大学很普遍,但在国内大学并不多见。在国内绝大多数高校现有的培养方案中,没有本科生做科研一说,所以本科生做科研,一方面纯粹是本科生的“业余爱好”,另一方面老师们也完全没有承担指导工作的责任和义务。即使在此背景下,老文所在学院自2015年起推行“本科生科研能力提升计划”,仍取得一定成效:200余名本科生参与该计划,加入到40余位老师的科研团队中,截止2016年底,本科生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30余篇,多位本科生凭借发表的论文申请世界名校深造,取得成功。老师们为什么乐意“自带干粮”指导本科生做科研呢?
  国外对本科生参与科研还有系统学习。例如最近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学习人员学习了为什么与本科生一起做科研的问题(Why Work with Undergraduate Researchers? ),从中可以发现,原来大学老师指导本科生做科研可带来各种各样你想象不到的好处。
  作者采访了30名指导过本科生做科研的学习生、博士后和教师。尽管一些人承认他们指导本科生做科研的主要动机带有某种功利性,如这样做是因为工作需要,或者可让他们在申请另一份工作的简历中“指导”一栏不留空白,然而,绝大多数人,特别是有经验的老师,普遍对过程充满激情,且更可能津津乐道它的“内在”好处,例如本科生对实验室环境充满活力的贡献,或改进了他们大学的科研文化。
  一个博士后说:“与这些聪明的年轻人一起工作,他们提出使你时刻保持警觉的问题。”而一位老师评论了本科生“新鲜而有趣的观点”和“激情”如何提升了她工作场所的精神面貌。
  也许有人担心指导本科生做科研会浪费导师的宝贵时间,然而另一个受访者说:“即使你需要花时间训练他们,在大的框架计划中,对大任务来说,他们投入的时间却是至关重要的。”本科生“节省了我很多时间,并对实验室的一般性工作有帮助,”他补充说,“我们从本科生中得到很多。如果我们没有本科生,那么我们就没有这些成绩。”
  据作者统计,在30名受访者中,有22人声称指导本科生做科研提高了他们的教学和指导技能;相同数字的人说还获得了个人回报,如结交了新朋友;有16人报告说,指导本科生做科研加深了自己对科学概念的理解;有10人说,他们的学习小组通过培养本科生做科研从而让本科生继续在其小组读研而受益。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报道了悉尼大学澳大利亚学习理事会工程量子系统学习中心主任David Reilly教授谈本科生做科研的利弊。Reilly教授领导了一个量子计算机学习团队,它是微软投资超10亿美元在八所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顶尖大学设立的学习团队之一,聘请世界上最顶尖的物理学家、工程师和程序员研制据称其运行速度可能比当今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快100,000倍以上的量子计算机。
  在这个致力于尖端学术学习的国际专家团队中,你可能不会期望本科生能起到什么作用,但Reilly坚称,事实恰恰相反。“本科生能直接影响我们的学习么?绝对可以。”他说,对本科生来说,有百万种可能参与到世界范围的量子计算机项目中来,即使是大学一年级学生,也能发挥作用,如果他们能写代码或可以做基本的工程任务。
  报道说,本科生参与科研并不是没有异议。很多学者认为这些举动或许是一个展示闪亮的新建筑或最新的教育热潮的公关噱头,忽视了学习技能来之不易的事实,即这种技能通常要经过多年的硕士或博士研究才能取得。一些人说得更直白:让一个18岁的新生在一个数百万美元的实验室里放纵是一个灾难的处方,更不用说他们消耗了顶尖学者的有限时间。
  然而Reilly教授认为,这些观点忽略了本科生参与科研对本科生本身和科研人员的各种好处。他说:“让本科生加入科研迫使我解释并阐明我在做什么——每次我这样做,我都会学到一些东西。”他认为高级学习人员经常这样做尤其是必要的。此外,通过造就新一代受过科研训练的毕业生,使他们能够在硕士或博士阶段跃升到更高级的工作,这让计算机科学也受益更多。
  或许正是感受到了本科生参与科研的重要性及对老师们科研工作的好处,国外越来越多的大学正在让科研成为本科生培养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局部。例如,伦敦大学学院2014年声称,它的所有本科生将有机会参与老师们的学习,并将此作为其2016-2021教育战略的一局部。悉尼大学将扩大本科生参与科研的规模,从2018年秋开始,它将提供一种新的四年制高级学习学士学位(Bachelor ofAdvanced Studies),其中最后一年将主要修“高级课程”和专注于现实世界、产业和学术学习挑战的跨学科项目,意味着更多的本科生将与科研人员一起工作。
  近两年,老文学院的老师们指导本科生做科研,除了尝到了与老外一样的甜头外,还有一些不一样的体会。例如有老教师感慨做学习“英气比经验更重要”,老教师指导本科生做学习,可弥补锐气缺乏、老气有余的天然缺陷;更有年轻老师感觉指导本科生做科研比指导学习生更有甜头——尽管指导学习生纳入考核,也计工作量——从而表示今后不再招硕士生甚至博士生了,一心一意指导本科生。
  推行“本科生科研能力提升计划”以来,老文时常遭遇这样的问题:你们学院老师带本科生做科研,怎么计工作量呀?老实说,我们之前是不计工作量、不发奖金的。有追问:那老师们为什么还这么乐意付出呢?这是个现实问题,老文琢磨其中的道道儿或许是:老师就像歌手,价值在演唱中体现,他们唱的歌只要有人听,就想唱;想听的人越多,他们就越想唱、越唱越来劲,所以,很多老师带本科生做科研,不仅不计报酬,还感谢学院搭建了一个好平台、好舞台。
  无论是老外的学习,还是我们的实践,都表明,认识到与本科生一起做科研有诸多“内在”好处,而不是将其视为一种外在职责,可能是老师们乐意指导本科生做科研的真正动力,也可能是未来激励更多老师积极地带领本科生做科研的一种更容易、更有效的方式。

小木虫 | 老师们为什么乐意指导本科生做科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opyright 2014-2018 小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xmuch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11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津ICP备14003772号-3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201110731367936